小年轻和

苍茫的黄少是我的爱

今日份脑洞

【遗憾的是,他们还没有学会相爱,就得先学会原谅对方】

等粮。

等我粉的CP的七夕文们。

想想就无比激动!

【壳蚌】喝果汁吧!

很吃壳蚌CP

是一个脑洞

所有内容都是我编的

请不要挂我哈。

——————————

1.

传说,被魔吃了身体的人,灵魂会被愤怒吞噬而成为冤魂,徘徊在白昼与长夜的交点。

裴濬植是深山里的一个破魔师初学者。算得上是一个有天份的初学者,假以时日或许会成为厉害的破魔师,亦或许,会成为魔,谁也说不准。此前有天多天赋异禀的破魔师学者,却在最后成了魔,或是孤独的冤魂。毕竟在破魔师的修行中,只有那些听懂了冤魂的独白的破魔师,射出的箭才会拥有破魔的力量,而后净化他们。

无数的破魔师试图倾听冤魂,却被冤魂吞噬,成了游荡在暗与光交界处徘徊的一个又一个的冤魂影子。

2.

晨曦第一束光永远洒在庄严肃穆的神像低垂的眉目上。

慈悲倾斜而下。

然而神的背后,是光找不到的地方。

3.

我不是他的影子。

我只是躲在他的影子里。

当你露出破绽时,我会杀掉你。

裴濬植再次从睡梦里惊醒,他感到浑身的肌肉都紧绷着,因为过分紧张,甚至有一点点耳鸣。他决定点上蜡烛,想借着点点烛光赶走肃杀的氛围。然而这若影若现的灯火后,影子在墙上如咆哮的海浪,似乎里面藏着一个影子,会骤然发难。

奇怪的是,睡意又向他袭来,不能睡。裴濬植想着,不能睡。影子卷向他,他沉沉睡过去。

梦里又是那个苍白的青年男人,眉眼细细而目光冷冽。裴濬植睁大眼想努力记住他的样子,却无论如何也看不到那人的长相。

那人说,你躲不掉的。

你是个迷失者吧,裴濬植说。

4.

他们管那些迷失的破魔师为迷失者。

裴濬植去问村里的老人,迷失者还能说话吗。

老人说,你听外面的风声,夹杂的是冤魂和魔们的哀嚎。他们不会说话。

裴濬植问,那假如我听到了他们说话,那是什么。

老人捂着胡须说,许是幻觉吧。

裴濬植最后问,那我怎么才能听懂他们的内心。

老人神秘地一笑,说,嘘,用心听。

5. 

裴濬植再次来到熟悉的梦境。高山与森林,暗与影交界地,灰白色的灵魂在空中来来往往,隐约的歌声和着水声传来。

那个苍白的男人问道,你在找什么。

裴濬植答道,在找你。

那个男人问,你决定去哪里找。

裴濬植答,去山的那边吧,神像背后的那座山,暗之地,影子最多的那个地方。我猜你可以躲在神的影子里。

男人说,那你来吧,我等你。

6.

裴濬植背着一大捆破魔箭就出发了。

神庙的老人们担心地说,你还没有破魔师资格,一支破魔箭都没射出过,你出去就是送,现在你要去哪里送?

裴濬植说,去神像背后的山林里修行。

老人们心说,这怕是一去不回了,便问道,你有什么愿望吗。

裴濬植说,我要满满一背娄的便当盒,还要几瓶果汁。不知为何,他就是想带上果汁。

老人想问带果汁干嘛,转念一想管他的管他的,都要领一背娄便当的人,带几瓶果汁就带吧。

7.

修行之旅意外的顺利,纵是迷雾重重叠叠的,也没有遇到过棘手的对手,连凶猛的野兽也没见到。森林略微有些安静,偶尔有几声鸟叫和山泉叮咚声。裴濬植走到一棵巨大的树下,想休息一会儿再出发,顺便吃点便当。此时,却传来一阵窸窣声,紧接着,一个人影便从树上轻飘飘地掉了下来。裴濬植十分冷静,迅速将便当放在一旁。这人影下降速度甚缓慢,便给了他一点不负便当不负卿的余地。

怀里的人睡得十分安静,睫毛如鸦羽乌黑,嘴角微微地翘起,很白。

8.

裴濬植吃完了第二个便当后,那个人才醒。

他一眼便相中了裴濬植的果汁,非常有礼貌地问道,我可以喝果汁吗。

鬼使神差般,裴濬植说,喝吧喝吧,我就是给你带的。

那个人眼睛眯起来,咕嘟咕嘟地喝完了一瓶果汁,非常开心满意的样子。

裴濬植说,现在,喝了我的果汁,作为交换,告诉我你叫什么。

9.

我叫李相赫。那个人说,并且毫不客气地拿了一个便当盒吃起来。

裴濬植哦了长长的一声。

你是迷失者吗?

李相赫腮帮子鼓鼓的,但还是努力的点点头。

裴濬植惊讶道,他们说迷失的人不会说话欸!

李相赫努力地把吃的咽下去,解答道,因为我还没有完完全全迷失。

裴濬植问,还有多久你就彻底不是你了。

李相赫答道,快了。说着,他伸出苍白的手,我会慢慢变成灰白色,成为那些游荡着的魔。

那你有什么愿望吗。

李相赫没有回答,睡过去了。

10.

即便是暗与光交界带,灰光和迷雾统治之地,依然有着模糊的白昼之分。从渐渐升起的月牙和闪烁的萤火虫,以及草叶渐渐凝起的水汽,裴濬植知道,夜晚降临了。气温仿佛降了一点。裴濬植带了的御寒衣物和一床小被子,把自己裹好后,正准备睡过去,看到李相赫蜷成一团团在树下,有点于心不忍,便将被子扔到李相赫背上。

李相赫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裴濬植说,你看起来太瘦了,你用吧。

李相赫便裹紧了小被子。

裴濬植问,这里除了你,还有别的会说话的迷失者吗?

李相赫看了他一眼。

不知为何,裴濬植相信这是一个白眼。

11.

李相赫再次醒来是第二天中午了,掐着饭点准时醒来。

他又很礼貌的问到,这个果汁我能喝吗。

裴濬植很有耐心的说,喝吧喝吧。

李相赫很开心,又是咕嘟咕嘟喝掉果汁。

眯着眼,翘起嘴角,像一只在晒太阳的猫猫。今天倒是没抢便当吃,不久后他露出一点困意。

我能戳戳你的肚子吗?李相赫问。

裴濬植说,那你能告诉我,山里面除了你,还有别的会说话的迷失者吗?

“软软的。”李相赫戳了裴濬植的肚子一下,评价道。

过了会儿,李相赫似乎在脑海内思索了一番后说,“没有别人了。”

12.

第三天是同样的剧情。

裴濬植打开便当盒后,李相赫便醒了。没等他开口,裴濬植抢占先机说,喝果汁吧。

李相赫咕嘟咕嘟又喝完果汁。

呐,谢谢你的果汁。

作为交换,李相赫想了想,我给你讲一个短短的故事。

我是个破魔师,倾听了太多灵魂后,被反噬了,我快分不清我自己和魔了。

裴濬植说,那怎么办。

李相赫说,等我成魔了以后,你用破魔箭把我净化掉?

裴濬植摇摇头,不行不行,我还不能射出破魔箭。

李相赫看了他一眼。

13.

第三天晚上,裴濬植被冷醒了。

睡着边上的李相赫紧紧地裹着小被子。没来由的,裴濬植突然便将相对于胖乎乎自己而言的小小的一坨李相赫环在怀里。不知道为何想这么做。

怀里的人温度很低,不像是人的体温。抱起来小小的一团,很瘦,硌得人疼。

裴濬植突然问,其实你已经是魔王了,对吧?

李相赫平静地说,你发现了。

裴濬植说,怨灵和普通的魔都是不会说话的。你会说话,加上你体温太低了太低了,给你喝的果汁里添了配方,人是承受不了的。综上所述,你应该是个魔王吧。

李相赫说,唔,算你猜对了。

裴濬植问,那你会吃掉我的灵魂吗。

李相赫摇了摇头,说,你现在是一个破魔师了。

裴濬植问,我是第一个发现你是魔王的人吗。

李相赫点点头。

裴濬植问,你不想当魔王吗。

李相赫点点头。我体内有太多的冤魂和魔了。我希望他们能解脱,我也想解脱。

裴濬植问,你会消失吗。

李相赫摇摇头,我会化为万物,万物皆我。

裴濬植说,那有下辈子的话,我去找你。

李相赫点点头,说,好。

裴濬植搭弓拉箭,最后一个问题,你之前有想过杀掉我吗。

李相赫笑了笑,诚恳地轻轻地点了下头。

14.

最后裴濬植靠着自己的天赋与纯洁内心坚贞品格净化了魔王,当上了资深破魔师。他终身未娶,将毕生奉献给了净化大业。一年十二个月有十一个月在山里履行使命。

也有野史说是魔王被其美色蛊惑,在寒阵的最后关头放了他一马。

也是一个故事草草落幕后,子子孙孙却流传着他与他隐秘相爱的传闻。

 后续

那个,请问裴濬植大师,您能透露一下是怎么净化魔王的吗?

传说仅凭一支破魔箭您就净化掉魔王了吗?

魔学院很少召开这么大规模见面会,大殿里挤满了人。

裴大师的内心独白很丰富

“想什么呢一只箭就能净化魔王还当什么魔王。真这么轻松我还需要一年往森林里跑11个月吗。想当初我也是那么单纯的小少年。欸。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当然是靠屁股上位的啦。“

——“你在想些什么。”脑海内另一个声音。

“走开啊不要到我精神世界里面来,走开。”

——“嗯。”

“走开之前帮我去找点吃的好饿啊这个什么见面会好长。“

——“嗯”



 

 


T皇虽然没脑子,至少有操作啊
黑皇你特么什么都没有
惩戒还不如Bang
求你当个人吧

这黑皇真的活生生把我气自闭了
当个人吧
你配得上这么好的双C吗
心疼

隐秘而伟大
双C给我的感觉

求求T皇黑皇当个人吧!

双C糖真的爆炸甜了!

真的是被打自闭了。

你们打的不是比赛,是我的脑壳。

SKT看到别人拿传统AD怎么打的了吗。

别看了你们学不会的。

Faker X Bang 炸鸡味的-下

都是我编的,没有一件事一句话是真的。

不要上升真人哟。


——————————


——那天就睡了吗?

没有,只是临时标记了一下。

太晚了也不知道哪里能买到抑制剂,他的状态看起来不太妙,不像是生理书上学的那样,为了快速解决掉当前的麻烦就亲了脖子一口当临时标记了。

——真的只是亲一口吗?

是的。

倘若情景再现的话,应当是,李选手一凑近裴选手的脖子便再也忍不住,冲天的炸鸡的香,那一声瞬间的确是被本能支配了,于是狠狠地咬了裴选手一口。软绵绵的肉,像炸得刚刚好,外酥里嫩的鸡排。与此同时,裴选手嗷地一声惨叫。

——所以这么不浪漫的开篇最后是怎么在一起了?

裴选手突然有些羞涩,看了一眼李选手。

李选手淡定地说,就是那样就在一起了。

——所以真的不是因为喜欢炸鸡的香味吗?

不是。两人异口同声。

——能方便透漏是什么契机在一起的吗?

不能,是秘密哟。裴选手说。

顺其自然的事。李选手说。

李选手内心:大概是那时候我去参加亚运集训,他在直播中说想和我讨论一下版本。后来他把快乐风男给我玩了。那以后突然就被击中了。

裴选手角度:大概是S6季中赛,那天在Blank提议下大家去吃了麻辣小龙虾,李选手的嘴被辣得红彤彤的,走在江边微风一吹,趁无人注意裴选手仿佛被神秘力量支配了以后就亲上去了。亲完后两人大眼对小眼颇有一会儿。裴选手内心在咆哮完了我是流氓吗我怎么这样,表面上却装作我突然发情期我什么也不知道。

李选手角度:濬植真是一个发情期很奇怪的Omega,可能是分化太迟了没发育好,发情期从来不准时,有时候身边没带抑制剂,都很需要急救。刚好他是炸鸡味道的,所以我不排斥帮他一把。

——所以,亲一口等于在吃炸鸡吗?

可以这样说。

李选手:一般来讲只是简单的亲一口脖子就好。偶尔有几次不小心咬了他一口。

——所以这样也没有睡一块儿?

裴选手内心:这样也没睡你敢信,坊间传言电竞选手反应越快越早泄,莫不是。。。。。。

后来事实证明裴选手担忧是多余的。

——最后,方便透露你眼中的李选手是什么味道的吗?

是秘密哟。裴选手眯起眼睛笑了起来。

 

“偷偷告诉你呀。”裴选手贴着李选手耳朵说,“你是土豆味的。”